<sub id="tnrlf"></sub>

      <sub id="tnrlf"></sub>
        <thead id="tnrlf"></thead>

        <thead id="tnrlf"></thead>

            首頁
            關于正邦
            集團簡介
            發展歷程
            領導關懷
            總裁風采
            產業分布
            正邦榮譽
            正邦文化
            社會責任
            正邦戰略
            海外正邦
            正邦產業
            正邦畜牧產業
            正邦種植產業
            正邦食品產業
            正邦金控產業
            正邦畜牧產業鏈
            正邦農產品產業鏈
            品牌產品
            正邦動態
            集團新聞
            文化活動
            成員動態
            媒體報道
            視頻中心
            正邦易企秀
            科研力量
            正邦科學研究院
            科技成果
            投資者關系
            定期報告
            信息公開
            投資者關系信息
            正邦黨建
            黨建概況
            黨建動態
            黨員風采
            組織機構
            人才招聘
            人才理念
            社會招聘
            校園招聘
            在線招聘
            聯系我們
            聯系方式
            反腐倡廉
            建言獻策
            正邦微群

            “國企看江銅,民企看正邦”,這句話什么來頭?

            發布時間:2020-11-18 10:05:08 | 查看: 1123次

            林印孫有一個樸實且堅定的志向:農民不能像牲口一樣勞命,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面朝黃土背朝天,供完孩子上學,一輩子就老了。

            1964年出生于江西臨川貧困山村的他,小時候“肉都沒得吃,魚也沒得吃,過年才有豬吃,過什么喜事才有雞吃”。從貧農之子到大企業家,林印孫是從飼料廠做起的,然后養豬。

            35年來,他打造了一艘千億級農業企業航母。2020年,他掌舵的正邦集團公開招聘2.5萬名應屆畢業生,加上原有近7萬名員工,逼近10萬員工規模的大型企業。

            這是今日江西規模最大的民營企業。當地流傳著一句順口溜:“國企看江銅,民企看正邦?!?/p>

            “基于原始的沖動,把企業做大做強,我們也沒有什么現代企業管理,那些東西,懂也不懂的,學也沒有學過,就是這種狀態一路走過來?!绷钟O坦承。

            01以熱愛戰勝恐懼

            10月31日,林印孫來上海出席領教工坊2020美好企業嘉年華,與其他9位企業家一起登臺領了一個有點時髦的獎,“領教工坊美好企業追求獎”。

            頒獎詞是這樣寫的:情系綠色農業,把小公司做成大公司,把大公司做成大家的公司,計劃2020年實現千億產值,三年內挺進世界500強的正邦集團。

            站在領教工坊美好企業嘉年華的舞臺上,林印孫說:“我們未知比已知多,對每一個做企業的人來講,永遠是在未知里面探索,所以要以熱愛戰勝恐懼?!薄耙詿釔蹜饎倏謶帧边@句警語,既是林印孫的真實心境,亦是領教工坊聯合創始人肖知興教授一本暢銷書的書名,深有同感的現場企業家們報以熱烈的掌聲。

            0101.jpg

            正邦集團創始人林印孫

            林印孫從小發奮讀書,得以走出農門,1984年畢業于江西省糧食學校,被分配回家鄉臨川縣糧食局下屬的大米加工廠,捧起那時令人艷羨的“金飯碗”。1985年,糧食局辦的飼料廠經營不善,飼料堆滿倉,廠長之位無人問津。年僅21歲的林印孫很有勇氣,毛遂自薦,走馬上任縣級國有企業一把手的崗位。

            這是一家只有20多名職工,10多萬元資產的地方小廠。

            今日之正邦集團,是林印孫突破束手束腳的縣級國有企業體制病,扭轉乾坤的結果。從體制內走來的林印孫自然比其他民營企業家更有“政治頭腦”,他與體制互動游刃有余,已當選過兩屆全國人大代表;他真誠擁抱“農業現代化”這個大政方針,在中央及地方各級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將一家小飼料廠變成一家農業產業化國家重點龍頭企業。

            話說林印孫第一天當廠長,就下令工廠停產,率領所有職工騎上載重的自行車,拉飼料分頭找養豬大戶推銷,讓養殖戶免費試用。然而,免費也送不出去,第一天很多職工敗興而歸。但林印孫卻成功把飼料送出去了。

            面對養豬大戶的拒絕,林印孫當場獻計獻策:把豬分成兩欄養殖,一欄繼續用傳統喂養辦法;另一欄使用飼料喂養,如果出現任何損失由他來承擔。他還落手落腳親幫養殖戶趕豬分欄。3個月后,兩欄豬一對比,用飼料養的豬長得又快又健康,飼料廠的名聲一下子就打響了,半年后飼料廠就盈利了。

            消息傳到縣領導耳朵了,領導賞識林印孫的才干準備提干,被林印孫一句“我性格急,還是干企業吧”給婉拒,否則江西今天就可能少了一位大企業家了。

            “給甜頭,去風險?!?1歲的林印孫如此搞定養豬大戶,既顯示了他洞察人性的天分,也顯示了他精明的商業天賦。

            1994年,30歲的林印孫又干對了一件改變企業命運的事情。為了突破縣級國有企業行政化管理的枷鎖,他謀求成立中外合資企業,一個人跑到江西省糧食局下屬飼料公司找外商合作項目,連跑三天,真的對接上了一位加拿大華人。那時高速公路未通,從南昌到臨川要驅車7個多小時,顛簸的山路差點斷了投資人的念頭。

            不過林印孫的創業夢想與激情還是打動了投資人,獲得800多萬港幣投資。1996年,中外合資的江西永惠飼料有限公司成立,既突破了體制機制障礙,又拿到了資金,真正進入“天高任鳥飛”的階段。從江西到全國,飼料廠一家又一家開起來。

            這一階段被描繪為“正邦的井岡山革命”。

            不過,飼料加工是一個中間環節,全國飼料企業上萬家,大部分是中小企業。正邦的實踐證明,如果沒有上、下游產業鏈作保障,單純生產、銷售飼料,市場行情波動大,企業經營非常被動,甚至虧損。

            2004年,正邦開始自己養豬。天隨人愿,很快趕上了2007年生豬價格上漲行情,生豬出欄價最高賣到20元/公斤,創歷史新高,一頭200多斤的生豬出欄,可以凈賺近700元。這一年,正邦科技在深圳主板上市,成為江西第一家上市的農業企業。

            2019年,正邦集團作為發起人與第一大股東,發起創立江西首家、全國第18家民營銀行江西裕民銀行。如今的正邦集團擁有畜牧、植保、食品、金控等產業,旗下580多家分子公司,而且已經走出國門,在東南亞和埃及布局設廠。吃正邦飼料長大的埃及火雞,2個小時即可送達法國。

            養豬業是正邦的主航道,從種豬改良到屠宰廠配送豬肉,實施全產業鏈策略,已經發展成為全國第二大、世界第五大養豬企業。根據上市公司正邦科技的財報,2020年1-9月實現營業收入326.05億元,同比增長85.63%;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54.33億元,同比增長10711.29%。

            利潤增長100倍,這是正邦進入養豬業以來的頭一次。

            02疫情“成全”大企業

            利潤增長100倍,背后是一次大機會。林印孫說:“中國農業迎來了千載難逢的發展良機,每一個正邦人都應抓住這次大機會?!贝髾C會是2018年非洲豬瘟帶來的“疫情戰機”。中國養豬業進入集團企業養豬時代,行業集中度會越來越大,頭部企業最好的機會是清掃戰場。

            養豬風險大世人皆知。每一頭豬都是活體動物,必須用心認真呵護每一個個體。豬瘟一來,死的可不是一只豬,病毒是空氣傳播的,方圓3公里內一只豬都活不了。累死累活,還有可能血本無歸,所以中國生豬養殖業的頭部企業全都是民營企業,國有企業進入的風險太大。

            2018年非洲豬瘟來臨之前,林印孫沒有領教過疫情的威力。

            他看準一年約7億頭生豬需求的中國大藍海市場,大舉布局,把養豬場開到東北去,開到玉米大產地去,目的是降本增效。然而,非洲豬瘟一暴發,“東北戰區”不僅生豬死亡慘重,豬肉不許跨省運輸,正邦只能望消費者悲嘆。

            “死了50%多的豬,養豬是重資產行業,把本錢都死掉了,那不是一點點輸,壓力非常大?!绷钟O觸動很深,“為什么到現在豬肉會還這么貴,80%的中小養殖戶全趴了,輸掉的是之前5、6年的收入,就那么可怕?,F在還敢干的都是大企業?!?/p>

            非洲豬瘟到現在還沒有疫苗,但正邦已經不依賴疫苗,哪里曝點就滅哪里。到目前為止,只有少數大企業能夠做到“可防可控”,中小養殖戶根本沒有這個技術實力,對正邦而言,這當然就是領先一步的“戰機”。

            “每一場危機,對一個企業來講都是一次提煉和優化的過程?!绷钟O說,“做企業不可能沒有溝溝坎坎,都得過,而且都得過好,過得比別人快,過得比別人順利,這才是企業一把手一定要保持的心態?!?/p>

            分眾傳媒董事長江南春與林印孫,英雄所見略同。江南春在領教工坊2020美好企業嘉年華上的分享中提到,危機對于有雄心的人永遠是一個戰機,每一次戰機,都是改變市場格局的機會;真正優秀的創業者骨子里都是樂觀主義者,在逆境中,有人一馬當先殺出來,這時候比的不僅僅是創始人的智力,本質上是心力和定力。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這只超級黑天鵝,對正邦來說又是“戰機”。

            他向正邦人發出沖鋒令:招人,拿地,養豬,把產能擴大10倍,從年產1000萬頭擴大產能到1億頭,2020年沖1000億營業額,3年后挺進世界500強。這一回,林印孫重組供應鏈,在靠近大消費市場的地方布局養豬場,保證能把豬肉送到消費者的手上。

            03邁向“智慧資本”時代

            中國的生豬價格行情,大約三年一個周期,一年漲,一年平,一年跌。從2008年的4月開始,生豬價格一路狂跌,從20元/公斤又猛跌到8元/公斤,又走了一個“過山車”行情。與此相反,作為生豬主要飼料原料的玉米價格則逐年上漲。如何破解生豬價格過山車式暴漲暴跌,中國生豬養殖業的核心競爭力在哪里?

            正邦的答案是:做產業鏈的組織者和領導者。集中優勢資源投資產業鏈上端的種豬,下端的品牌建設、生豬貿易,逐步提高行業話語權。

            生豬養殖業的“水龍頭”是種豬,中國雖是世界第一的養豬大國,占世界50%的規模,但稱不上養豬強國,原因是種豬繁育落后于發達國家。正邦是從2008年開始打種豬繁育“世界杯”的,沒有大資本可進不了這個賽場。

            2008年4月3日晚上8時,由美國芝加哥直飛南昌的波音B747-400F型飛機平穩落地,這是昌北機場首次降落世界上最大民用飛機。乘坐這架飛機的不是政要,也不是貴賓,而是由正邦從世界上最大的種豬育種公司美國PIC公司引進的539頭種豬。

            正邦種豬是中國第一批國家核心生豬育種場。為了搞好培育中國自己的優秀種豬,正邦還建立了“國家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正邦目前有200多位博士研究生全職員工。

            如今,在正邦的智能養豬場,每頭豬都有傳感器,用大數據來養豬,這又是大投資,只有財力雄厚的大公司才投得起。林印孫透露說,智能養豬場背后的科技人才,他們當然領的是大疆無人機這類科技公司同行們的薪水,有的年薪不止百萬。

            日本蔦屋書店創辦人增田宗昭有這樣一段精辟論述:

            由財務資本的多寡,來決定企業活動成敗的時代,早就已經結束了,在往后的時代,一間公司擁有多少智慧資本,并且能善用多少到公司內外,這才決定公司未來的關鍵。半個世紀前舉辦的東京奧運會,日本這個國家創造的是鋼筋與水泥,往后這個國家要創造的是智慧。

            厚積智慧資本,正邦才有實力贏得“世界杯”。國際上,PIC、Hypor、TOPIG等國際著名種豬企業,掌握了生豬育種基因技術的制高點,林印孫不甘心,他的目標是“成為中國的PIC、Hypor”。

            世界500強的門檻是2000億年收,等于3年要翻一番。對林印孫來說,要管理好10萬人規模的企業,必須重構組織,打造一支強大的“正邦兵團”才能打贏這場硬仗,他感覺到自己走進了“無人區”。

            “正邦兵團”從何處著手構造?

            04構造“正邦兵團”

            林印孫的答案干脆利落:“主要矛盾還是一把手?!?/p>

            2020年,林印孫邀請領教工坊進駐正邦集團做組織構造過程輔導。領教工坊對中國民營企業從0到1進行組織構造,切入點是“一把手+TMT團隊(核心高管團隊)”構造,提供組織教練,協助企業家打造一支齊心、高效、職業化的核心高管團隊。

            林印孫對此很認可:“如果核心高管團隊不行,你也別想行。他們天天拖你去解決那些救火隊的事情,一把手就沒有精力去思考戰略和方向,更沒有時間學習。一把手只有搞定核心高管團隊,才能把自己解放出來,才有足夠的時間去思考創新,去思考進步?!?/p>

            “把團伙變團隊,把土匪變成正規軍,這是對組織構造最形象的比喻?!绷钟O笑說。

            組織構造的“上層建筑”是組織文化。

            走進正邦集團樸素的總部一樓大廳,正面大墻上,貼著兩行黑體銀字:“把小公司做成大公司,把大公司做成大家的公司?!?/p>

            這幾年,林印孫加入領教工坊私人董事會,接受“生命影響生命,鉆石磨礪鉆石”式的企業家成長教練。就如何破解“主要矛盾還是一把手”這個課題,領教工坊聯合創始人兼CEO朱小斌提出了“反思意識、組織思維、人文精神”這三把打開企業家的鑰匙,林印孫認為“切中民營企業家的要害”。

            首先,林印孫認為一把手的“反思意識”是構造組織的基礎功課。

            領教工坊的核心價值觀是“反求諸己”,倡導企業家要從大教主變成大祭司,帶頭臣服于組織文化,把一個團伙變成一個組織。林印孫是這么反求諸己的:“企業家最大的力量還是誠實。搞威嚇、恐懼、保持神秘感,等于把自己包裹起來,人家會怕你,因為人怕鬼啊,但是誰也不相信鬼,不會服從你,不會理解你,更不會支持你,組織力一定打不出來?!绷钟O的管理哲學就是誠實,樸素但管用。

            其次,林印孫認為“組織思維”是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必須要過的關。

            正邦正在經歷一大把干部從基層到中層,從中層到高層的快進階段。林印孫發現,養豬場的場長們,管個豬場很優秀,但往中層一提干,看不到豬場還要管好豬場,很多人就兩眼一抹黑。中層提干到高層也一樣,高層干部需要創建假設和掌握方向,很多人就很心虛。

            一個組織,既有跨部門管理,也有跨層級管理,歸根到底就是怎么協調組織體系,怎么形成共同的目標,形成共同的力量,像任正非所說的那樣:幾百人沖鋒、幾千人沖鋒、幾萬人沖鋒、幾十萬人沖鋒,但是只對準一個城墻口。林印孫需要所有干部跟他一起擁抱“組織思維”,他提了一個關鍵詞,叫“協同管理”。

            最后,林印孫已經領教到“人文精神”的實用性。

            有一次,林印孫與一位經濟學家和一位人文學者在一起,他請教“錢為何物?”

            經濟學家告訴他,錢就是能量的聚集,你有這么多錢,證明個人能量多;人文學者告訴他,錢是你生命中的指路明燈,哪里有錢你就往哪里去,但不能抱著燈下黑啊,抱著錢你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林印孫欣賞的是人文學者的答案。早年創業成功實現財務自由后,他也曾經困惑過。那時事業的蒸蒸日上并沒有帶給他預期的快樂。他在辦公室掛了一副對聯:“雖有絕領誰能窮,但令此心無所住?!边@副對聯,最初是他在江蘇鎮江金山寺讀到的,一下子豁然開朗,參悟到了人生的真諦:生命就是一場追求美好的過程,不能氣餒,不能亂了馬腳,而是要恪守初心,方得始終。他知天命了。

            如今的正邦內部有沒有較重大組織沖突事件?得到的答案是:沒有。因為正邦成立了戰略人資委員會、發展建設委員會、經營管理委員會、戰略管理委員會、財經管理委員會、生產技術委員會,出現重大的爭議后,委員會成員群策群力,集體討論,最終形成處理方案,避免因為個人意志成為集團決策。

            所謂個人意志,指的就是林印孫,他已經愿意把自己的權力鎖在組織的籠子里。

            作者 | 陳統奎

            編輯 | 趙   義

            排版 | 翁   杰

            贵州快3